由于4条线没有完全挂钩

来源:http://www.cdfrecovery.com 作者: 2021-03-18 05:36

在具体操作上,应将落实带薪休假纳入各级政府的考核体系,定期公布考核结果。对年休假制度执行不力和落实不好的各级政府,取消各类先进评选资格。

首先是“加班文化”盛行。现在一些单位鼓励员工加班,宣传先进人物的事迹往往是几十年没休过假。你好意思休假吗

黄红云提到,当前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新生代务工人员大量涌现,在选择岗位时,新生代务工者更多看重的是自身能力提升和长远发展空间,同时也看重业余文化生活的改善。这时,良好的办公环境、足够的能力发展空间、积极与员工沟通等才是他们真正的需求。(记者 张莎 戴娟)

在渝全国政协委员、副市长吴刚从“院校歧视”谈起。他说,经过十多年的高校扩招,每年有数百万的毕业生需要就业。大学毕业生供大于求,客观上给用人单位创造了“优中选优”的条件。不少地方政府及部门、企事业单位在用人招聘中频频设置“院校条款”,有的甚至明文规定只招“211工程”、“985工程”高校毕业生,这导致非“211工程”高校毕业生“毕业就失业”现象严重。

第二,主张“饭碗”还是主张“权利”?不少企业都将一句话当作厂训:“今天工作不努力,明天努力找工作”。在严峻的就业压力下,权益肯定打水漂,保住“饭碗”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,来北京参会前,重庆力帆实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质量中心成品检验部组长邹先荣收集了来自职工的“几大盼”,其中,提高收入排在第一位。

如何让劳动者“体面就业”、享受到尊重?邹先荣建议,国家应建立职工工资水平随经济效益、物价及社会平均工资等变动相应增长机制,并根据不同类型企业的实际情况,分别采取不同措施,切实保证普通职工在企业效益提高、平均工资增长的基础上,能真正共享企业发展成果,让广大劳动者“钱包鼓了,怨声没了”。

第三,休假损失无人管,违法不落实却没代价。他说,由于员工和单位“地位不对等”,法定的带薪假常常成为一纸空文,鲜有单位因违反这一制度受罚,这更加重了带薪休假落实难。

邹先荣认为,职工的工资收入应该与4条线挂钩:gdp、劳动生产率、企业效益以及物价水平。这几年,由于4条线没有完全挂钩,许多劳动者是“钱包鼓了,怨声还大”。

“人都是有感情的,而感情因素往往影响到职工对企业的忠诚度。因此,企业应将职工置于核心地位,营造‘大家庭’的氛围,尽可能地多关心职工,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,帮助解决各种问题和困难,真正对职工情真意切,与职工打成一片。”

刘江龙介绍,我国从2008年开始实行《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》,劳动者连续工作1年以上,即可享受带薪年假。然而,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情况却不容乐观。

黄红云介绍,在金科,公司对员工的关爱已成为制度,纳入各分公司和各部门年终考核指标体系。每年定期组织旅游、健康体检、带薪年假、高温补贴、每月定期组织集体生日会等,福利多达33项。

“体面就业”是胡安·索马维亚2001年提任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时,在其就职演说中提出的。其涵义即是:对劳动者来说,就业不仅是获得一份工作,而是获得一个能充分发挥其生产技能和得到尊重的职位。

3月9日,几位在渝全国政协委员热议“体面就业”,他们认为,实现“体面就业”,就是让劳动者的工作报酬高一些,劳动条件好一些,工作时间短一些。

“带薪年休假制度的落实,有关部门不能停留在会议开过了、文件发过了、嘴上讲过了的阶段,应进一步深化、细化,有了‘时间表’,再拿出‘路线图’,回应公众的关切。”

刘江龙告诉记者,前不久《国民旅游休闲纲要》提出,到2020年,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。

另外,各级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法律监管力度和执法检查力度,强制落实职工休假权。针对私企薄弱环节,各地工商、税务和小企业管理局等部门应联合执法,调查和跟踪用工单位放假落实情况,惩罚不落实休假的用工单位,并在贷款、税收方面予以体现。

长期工作在一线,邹先荣非常了解职工的情绪。“收入低,极度影响就业质量,导致职工对企业缺乏认同感和归属感,加之普遍的逐利心理,员工会频繁地换企业、换岗位,造成职工就业的无序、混乱流动。有的职工收入水平太低,降低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就业意愿,甚至主动选择不工作,返回社区要求享受低保,这又导致社会保障资金无限增大。”

“我国职工的收入水平与经济社会的发展程度不相适应,特别是一线职工收入水平偏低问题较为突出,社会成员的收入分配差距过大。”

“年龄歧视、性别歧视、学历歧视、户籍歧视、地域歧视、健康歧视、经验歧视、相貌歧视、身高歧视……就业歧视何其多!”在渝全国政协委员、沙坪坝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江龙认为,尊重用人自主权,不意味着招聘行为完全不受约束,用人单位可以优中选优,但应给劳动者参与竞争的机会。

吴刚认为,“院校歧视”损害教育结果公平,阻碍社会阶层流通,不利于人才培养开发。政府部门、事业单位和国企本来承担着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,现在反而是“就业歧视”的“重灾区”,导致其它用人单位跟风设置“院校门槛”。“如果好工作只留给‘211工程’、‘985工程’院校的学生,那么其他学校也就没有调整人才培养结构和培养方式的动力了,谈何发展更多高水平、高质量、有内涵、有特色的高校?”

为消除就业歧视,吴刚上交提案,建议国家探索建立《反就业歧视法》并严格执法。他说,在不少国家和地区,在反就业歧视方面不仅有明确的反就业歧视概念、标准和执法依据,而且有独立、公正、权威的执法机关。我国可借鉴部分国家或地区经验,及早推进我国的《反就业歧视法》的立法工作。

2月28日,江北区智成人才市场,求职者巩国强正在认真阅读招聘信息。 记者 梅垠 摄 (本报资料图片)

刘江龙建议国家有关单位尽快制定《国民旅游休闲纲要(2013—2020年)》的贯彻执行时间表。与此同时,调整发展目标,应在2016年,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,在2020年得到全面落实。

“请注意,这一制度,早在5年前就有了。如此长的时间跨度,‘基本落实’为啥还要等七八年?”刘江龙拟了一份提案,建议尽快落实带薪休假制度,别让这一制度成为“空头支票”。

“人的价值大于物的价值,一个企业要让职工‘留心’,光靠谈钱远远不够,还得想方设法建立完善的保障体系和细节周到的服务。”在渝全国政协委员、市工商联主席、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黄红云旗下有6000多名一线职工,他透露,金科股份持续多年高速发展,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人,人才是金科的第一生产力。

提到就业话题,几位政协委员很有默契地达成了一致,公平就业是“体面就业”的重要前提。